冠亚体育br88文学

当前位置:冠亚体育br88 > 冠亚体育br88文学 > 国王和小猪倌同时发现城堡前面长了一棵苹果树

国王和小猪倌同时发现城堡前面长了一棵苹果树

来源:http://www.lytshx.com 作者:冠亚体育br88 时间:2019-05-05 13:56

[匈牙利]

  从前,在遥远的地方,我给自己的竹马配上马鞍,骑上马,朝森林奔去。

  在森林里足吃了一顿,然后枕着竹马睡着了。等我醒来时,发现马儿已被偷走。我不由得大吃一惊,急忙跑到一个小山包,爬上一棵树。我使劲摇晃树枝,树上草莓啦、李子啦、棕子啦纷纷落下来,砸破我的脑袋。这时,一位老太婆冲我叫喊:“嘿,嘿,你这小家伙!别砸坏地里的大萝卜和小萝卜;这里的白菜可不是你种的呀!”

  当时,世界上有一位国王,他有一个小猪倌,名叫亚诺什。一天早上,国王和小猪倌同时发现城堡前面长了一棵苹果树。这可不是一棵普通的苹果树:它早上开花,中午结果,晚上果子就成熟了,可是,不知怎么的,往往天还没亮,苹果就被偷走了。

  于是,国王向全体臣民宣布:谁能给他送去那棵树上长的一只苹果,他除了把公主许配给他外,还赐给他半个王国;而且等国王死后,整个王国就归他所有。原来,国王已患病七年,有个老妪曾预言:那棵苹果树会长在他的窗前,只要吃下树上结的苹果,他的病马上痊愈。

  应征者不计其数,其中既有穷人,也有富翁,既有男爵,也有伯爵,可是没有一个能上树。于是,小猪倌对国王说:“尊敬的国王陛下,恕我冒昧,请允许我爬上那棵树,摘一个苹果给你。”

  “什么,你这个一脸鼻涕的小鬼?”

  国王说着,笑了起来。“连那些有爵位的都办不到,你能行?还是回去照看你的猪群吧!”

  但是,小猪怕老缠住国王,让他不得安宁,直到国王同意他的要求。国王对小猪倌说:“噢,小伙子,你说吧,你上树时需要些什么?你怎样上去呢?你需要什么,我全满足你。”

  亚诺什回答说;“首先,请陛下给我三块铁片,要大一点的,可以嵌在树干上,我好当阶梯往上爬。再给我三双铁鞋和足够吃一星期的干粮。”

  在所需要的东西准备停当后,小伙子就上树了。当天,他就爬得很高,站在树下的人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
  他就这样爬了一天,两天,三天;这时,他发现一双铁鞋已经穿了洞,铁片拉破了他的脚。他脱下鞋,往下扔,嘴里说着:“赶快回你主人那里去吧!”

  当铁鞋落到地面时,国王说。

  “啊,小伙子还活着,可他的一双铁鞋已经磨得全是洞了。”

  在第七天,当他快爬到树冠时,三双铁鞋全穿破了。这时,正好大树的主人,一个姑娘来摘苹果,把摘下的苹果兜在围裙里。

  当他爬到第七个树杈时,发现那里有一架梯子,盘旋着往上升,沿着梯子往上爬容易多了。于是,他自言自语:“嗯,我得感谢国王的帮助,我该把剩下的两双鞋全扔下去,好让国王知道我还活着。还有,这把短柄小斧子也要扔下去,反正已经用不着了。”

  这时,他已经爬得很高很高,以至小斧子掉在地上时,斧柄都朽了,铁鞋也长了锈。因此,起先没有人认出这些东西。然而,负责守候在树下的卫兵很快认出它们,因为他奉国王之命时刻注视着小伙子的动静,不论树上落下什么东西,都得马上去禀报国王。

  现在,小伙子已经无暇考虑国王了。他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城堡之中。他穿过一长排的房间,在第十一个房间里,见到一个相貌非凡的姑娘。他从生下来到现在,还没见过这样美丽的姑娘哩。国王的女儿虽然长得满漂亮,可是同眼前这位姑娘相比,充其量是一朵羞怯的小紫罗兰。

  小伙子主动向姑娘打招呼:“你好,仁慈的年轻小姐!我不知道该称呼你公主或者别的什么;因此,我只好这样称呼你。”

  姑娘回答说:“我的的确确是一个公主,不幸父母双亡,现在成了孤儿。告诉我,你是怎样来到这里的?来这里干什么?这里是你们国家的鸟儿也不敢来的地方呀。”

  小伙子说:“我是来这里找事做的,尊敬的殿下。”

  “欢迎你的光临,我太孤单了。我正需要一个好仆人,你愿意在这里呆多久就呆多久!你要多少工钱,我就给你多少工钱!不过,你永远不许踏进第十二个房间。”

  小伙子同意了,并答应忠诚地为她服务。条件讲妥后,小伙子就留下来干活。他同公主一同进餐。他们慢慢相爱了,不久就订婚。

  一天,公主对他说:“我要去教堂。这是所有十一个房间的钥匙。你把房间打扫干净,然后去做午饭。菜都洗切好了,你只要把火点上就行。但是,你千万不要去找第十二个房间的钥匙。”

  他们以往的生活就是这样度过的。小伙子干他的活儿,压根没去想第十二个房间的事。可是,这天他产生了好奇心,很想知道第十二个房间里有些什么。因此,公主一去教堂,他就到处寻找第十二个房间的钥匙,心想他也该去打扫那个房间了,因为已经很久没人去清扫。

  他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一把破扫帚。他寻思得把它扔掉,换一把新的。他刚把扫帚扔掉,房间的门就开了。他一走进房间,房门随即在他身后关上。

  他在房间里东张西望,发现一条七头巨龙被钉在墙上。龙的腿上全吊着两个铁球,每个足有五万公斤。龙的两个翅膀被两根大钉子钉住了,龙须被夹在两个巨大的磨石中间。

  巨龙开口说:“你来得正好呀,孩子!请你去提一桶水给我,我会回报你一个王国的。

  不过,你得想着再回来,不然,我冲你一吐气,你马上就会憋死。其实,你根本用不着走出去。瞧。在墙角有三桶清水,我渴得要命,却没有人给我水喝。你把半桶水浇在我左边的第一张嘴里,把另外半桶浇在我右边的第一张嘴里,你已经看到了,我有七个脑袋哪。”

  亚诺什照着它说的做了。

  “谢谢你,孩子,”

  龙说。“给你一个王国。现在给我提另一桶水来,我再给你一个王国。把半桶水倒进我左边的第二张嘴里,另一半倒进右边的

  第二张嘴里。”

  当做完这一切,龙须就从磨石中间挣脱出来,铁球也从龙腿上掉落,因为它已经喝完两桶水。

  “现在,”龙说,“你给我把第三桶水拿来,我给你第三个王国。你把水灌进我正中间那张嘴的左右两旁的嘴里。”

  亚诺什又照办了。

  “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的忙,”龙说,“不过,现在你得找个咱们俩都能从这里出去的办法,因为要是你去开门,你会发现门是关着的,咱们俩谁也出不去。”

  亚诺什不信,试着去开门,门果然像龙说的那样锁上了,他无法出去。

  “听着,”

  龙说,“那边有个小柜子。柜子的中间抽屉里有一个小苹果。

  把苹果扔进我最中间的嘴里。”

  亚诺什找到苹果,扔进龙中间的嘴里。房门马上打开了。巨龙抖动着身躯飞了出去,在半空中还回过头叫喊:“咱们后会有期!”

  小伙子也走出房间,接着干别的活去了。城堡里有三匹会魔木的骏马。”

  它们都在嘶鸣,原因是它们发觉主人受骗了。

  这时,漂亮的埃蒂尔卡公主终于回来了。她刚走进房间,便说:“亚诺什,瞧你都干了些什么呀?我不是关照过你不要进第十二个房间吗?现在,咱们不能再呆在一起了。尽管咱们订了婚也白搭,只要咱们一举行婚礼,那条龙就会把我带走。”

  亚诺什伤心得情不自禁地哭起来。他早知道会有这事,就不会去干那种蠢事啦!

  “亲爱的,现在后悔也来不及啦。那条龙虽然答应给你三个王国,可是这对你毫无用处,为了救我回来,你的王国会一个接着一个全失掉。”

  他们相互拥抱,失声痛哭。他为什么不听未婚妻的话,干出这种蠢事来呢?

  一个星期后的礼拜天,他们举行婚礼。他们邀请了所有近亲,由他们陪着上教堂。

  举行完仪式,正当他们步出教堂,顿时狂风大作,那条龙竟把亚诺什的新娘子从他身旁给抢走了。巨龙在他身后叫喊:“我给了你三个王国。你可以来看望你妻子三次。不过,不许你把她领回去。”

  亚诺什哭呀哭,他没有了新娘,只好同前来参加婚礼的亲友一道回家。

  他又伤心又发愁,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找到妻子。不过,他决心走遍天涯海角,哪怕付出生命,也要把她找回来!

  他心中十分压抑,走进马厩,对魔马诉说自己的悲愁:“亲爱的马儿,你们的女主人被带走了。”

  年龄最大的马儿回答说:“别着急,亲爱的主人,我们会把她找回来的。你快给我配上马鞍,把咱俩的口粮和饮用水装进马褡裢里。”

  第二天,亚诺什给马配上鞍子,跨上马飞走了,因为那是一匹魔马。

  他们越过山川河谷和荆棘丛生的灌木丛,从一个国家飞到另一个国家,依然没有见到公主。

  “主人,你朝下看,”

  骏马说。“那里有间小茅屋,屋前坐着一个妇人。

  也许她就是咱们的女主人。她手里端着一个木盆;里面装着满满一盆血迹斑斑的衣服;她正要去井边洗衣服哪。”

  他们立刻着陆。那个女人果然是亚诺什的妻子。他们相互拥抱,亲吻,悲喜交集,不由得哭了起来。随后,亚诺什问:“我和我的马儿能在这里歇一会儿吗?”

  “可以,”她说,“不过只能歇一会儿,因为那条龙随时都可能回来。”

  亚诺什说:“那就甭耽搁了,快上马,咱们一道走。”

  “我可以同你骑着马走,但是我知道,咱们在半道就会被龙赶上,因为它的马比你的马跑得快呀。”

  “别发愁,上马吧,咱们这就走!”

  她跨上马背,他们一起骑着马飞奔。

  龙的马一发现主妇被带走,又是踢,又是刨地,又是嘶叫。龙便马上回家,气呼呼地冲着马儿叫骂: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完后,还有时间砸一口袋核桃吃吗?”

  “有足够的时间,反正咱们能追上他们。”

  龙舒舒服服地吃饱喝足后,砸了一口袋核桃吃,还用烟斗抽了一百公斤烟草,然后才跳上马背,追赶逃亡者。它很快赶上他们,从亚诺什怀里抢走他年轻的妻子,嘴里还说:“你算是失掉第一个王国啦。”

  亚诺什非常难过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这时,骏马对他说:“主人,我驮着你飞回家吧。你可以骑我的妹妹,它比我年轻、壮实。

  骑着它你也许会成功。”

  于是,亚诺什骑着马回到了家。他一夜都不能入睡;天刚破晓,他又上路了。他骑的马儿认道,因为它的姐姐已经把路线告诉它了。原来这三匹骏马是姐妹仨。

  他们一路高速飞行,当天中午就来到龙的住处。亚诺什看见妻子正在水井旁,边洗衣服边哭泣。

  “快来,亲爱的妻子,快上马,咱们这就回去。”

  “现在咱们是可以走,”

  她说,“但是我知道,这也是白费劲,因为龙还会追上咱们的。”

  “亲爱的女主人,”

  魔马说,“我会豁出命跑的。”

  他们跳上马背,马儿立刻往回家的方向飞驰。

  龙的马儿立即又是踢,又是刨地,又是嘶叫。龙风风火火赶回家,气呼呼冲马儿嚷嚷: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完毕,砸一口袋核桃吃后,还有时间打一会儿盹吗?”

  “有足够的时间,不过时间别太长;反正咱们能追上他们。”

  这次,龙赶紧吃喝完毕,跨上马背,追赶他们去了。它很快又追上逃亡者。

  “喂,亚诺什,现在你算丢了你的第二个王国啦,”

  龙说。

  其实,亚诺什和他的马已经快到边界了,但还是白费劲,因为他们没能跨过界碑。

  于是,亚诺什又骑马飞回家去了。第二天天刚亮,他又出发了。第三匹骏马对他说:“主人,这可是性命攸关的事!不过咱们还是走吧,去试试以前没做过的吧。”

  他们飞呀飞,有时贴着地面飞行,有时冲上云霄。

  他们又找到那间茅屋,年轻女子又在井旁清洗带血迹的衣服。

  “噢,亲爱的妻子,我这是第三次来救你。上马吧。”

  “好的,可是我知道这也是白费劲。”

  他们立即动身回家。

  龙的马立刻开始又是踢又是打响鼻,龙回到家,气急败坏地说:“你为什么不让我同朋友多呆一会儿?我怎么老得不到安宁呢?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之后,还有时间砸一口袋核桃吃吗?”

  “可以,咱们还有时间。”

  于是,龙就吃喝开了。一转眼工夫,它就吃喝完毕,因为它有七张嘴呀。

  它跳上马,追赶他们去了。但是,逃亡者们这时已经快到龙的第十二个王国,也就是龙的最后一个王国的边境了。龙在自己王国边界的一侧终于追上他们。

  “喂,亚诺什,现在你算丢了你最后一个王国啦,我说过,我允许你来要回你妻子三次。你以后要是再来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

  说完,龙就带着亚诺什的妻子飞回去了。

  这时,骏马对亚诺什说:“亲爱的主人,哪怕咱们会死去,也要再去碰碰运气。”

  小伙子回答说:“就这么办,我的好马儿,不管死活,我都要把妻子接回家。”

  龙一回到家,放下年轻女子,又回到朋友中间去了。几乎是同时,亚诺什又来了。他哀求埃蒂尔卡说:“我的爱妻,再上马吧!哪怕死了,我也不在乎;因为我知道,你不会接受命的安排的。”

  妻子恳求他打消这个念头,因为她知道他这样做等于去送死。

  “我即便死了,也不后悔。快上马吧,咱们这就走!”

  他们骑在马背上,朝回家的方向飞奔。路上,骏马说:“主人,紧紧贴着我,因为现在咱们要么回家,要么是死。”

  他们刚离开,龙的马开始又是踢又是打响鼻。龙又火冒三丈,走了过来,骂道: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干草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呢?你为什么弄得我不得安宁?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啦!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龙咆哮如雷,“他又来把她带走啦?我吃喝完毕,砸一口袋核桃吃了后,还有时间打一会儿盹吗?”

  “别多说了,他们已经到你最后一个王国的边界啦。”

  龙怒不可遏,立刻跳上马,飞奔着去追赶他们。龙在边境的濠沟追上他们。真可惜,只差几米他们就自由啦......

  “我说过了,你这无赖,我只能宽恕你三次,这第四次就不饶你啦。”

  龙把年轻女子从亚诺什怀里夺过去,扔在自己马背上,冲她怒吼:“我禁止你再跟他走以后,你怎么还敢坐在他的马背上呢?”

  说完,它转身一把抓住亚诺什,把他撕成碎块。亚诺什马背上有一只口袋,龙命令埃蒂尔卡收拾亚诺什的碎尸断骨,统统装进口袋里,捆在亚诺什的马背上。

  “让马把他驮回家,叫天下所有母亲的儿子看一看,这就是来搭救你的人的下场。”

  龙说。

  于是,埃蒂尔卡把亚诺什的尸骨全塞进口袋里,捆在骏马背上,说:“把他驮回家去吧,告诉所有的人,千万不要来接我。”

  然后,龙把她放在自己马背上,一道飞回去了。

  亚诺什的马开始慢慢往家走。它驮着自己主人的尸骨,心里很悲伤。它想,怎样才能使这些碎尸断骨变回活人呢?

  正当它沿着小道放开步子往前走时,猛然看见一条小蛇,小蛇嘴里衔着一片嫩草叶。

  “小蛇,你嘴里衔的是什么呀?”

  骏马问。

  “还阳草。我儿子被车子压伤了,我要用这草给儿子治伤口。”

  “分给我一点吧。我想让我的好主人复活。瞧,他就躺在这只口袋里。”

  “行,亲爱的马,”

  小蛇说。“可是,你瞧,我小儿子就躺在那儿的路上,也许还会过来一辆车子,再从它身上碾过去哩。还是让我先去给它治一治吧。”

  “好的,”

  骏马说,“走吧,我去帮帮你。我用牙齿咬住它的尾巴,不会伤着它的,只是把它拖离开大道,免得又被车子碾着。”

  骏马照自己的话做了,接着小蛇用还阳草搓儿子的伤口,它儿子立刻被治好了,然后迅速爬走。

  这时,马儿找到一块林间空地。它使劲踢蹬了一阵子,再用后腿站立起来,口袋便落在地上。它用嘴咬开口袋,把里面的碎尸断骨全倒出来。然后用鼻子把它们拼成人的形状,小蛇就用还阳草搓那些尸骨。凡是小蛇搓过的碎尸断骨立即连成一体。它们把这一切做完以后,骏马的主人就像睡着了似的躺在那里,而且看上去比原先英俊七倍。

  骏马轻轻摁了摁他的肩膀,他便开始动弹了一下。它扶他起来,轻轻推了推他。

  “醒醒,主人,别再睡啦!”

  小伙子一惊,醒过来了。

  “啊,我睡得好熟呀,亲爱的马儿!”

  “要不是这条小蛇用还阳草给你治疗,没准你要睡到世界末日哩。”

  “亲爱的马儿,现在我既然醒过来了,咱们该干什么呢?是先回家还是再去龙的住处?”

  “先回家吧。三天后咱们再上路。到那时,龙会忘掉发生过的事,就不再疑心啦!”

  他们就这么办了。他们回到家,休息了一些时候,三天后又出发了。路上,骏马说:“亲爱的主人,这次你得听从我的安排。咱们不能直接上龙的住所,要迂回着行进,因为只要有一个陌生人在它的国土游荡,连躺在坟墓里的死鬼也会把这事告诉龙。你要小心,只有等龙不在家时,才能进城堡。你问你妻子,龙的马是从哪里弄来的,不然你没法把她接回来。”

  他们绕着城堡走,躲在一个小山包后面。龙一离家,亚诺什便马上进去看妻子。埃蒂尔卡一看见他,大吃一惊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亚诺什对她说:“别害怕,我的爱妻,是你的亚诺什,”

  他说。“快把我藏起来,不要让任何人看见。”

  “你的马呢?”

  “已经藏起来了。”

  埃蒂尔卡拥抱亚诺什,亲吻他,把他领进房间去。

  “我的爱妻,”

  他说,“我求你一件事,你问问龙,它那匹马是从哪儿弄来的。它告诉你后又出门的时候,我马上再来。然后,我就可以找一匹比它的马更棒的马来。我现在要是知道该到哪里去找一匹马就好了!”

  龙要回来了,他们只好分手。亚诺什回到小山包,对骏马说:“亲爱的马儿,她会问龙的,咱们得等待。她今晚就问龙。”

  龙同往常一样,在外面寻欢作乐后回到家里。

  “喂,饭做好了吗?”

  它问年轻女子。

  “做好了,”

  她说。“嗨,亲爱的丈夫,来吧,咱们一同吃饭。”

  听到这些亲切的话语,龙惊诧不已,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哭哭啼啼,而且还媚声媚气地同它说话。他们坐下来吃第一道菜时,她说:“亲爱的丈夫,要是你不见怪,请告诉我,你那匹马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?”

  一听这话,龙狠命扇了她一记耳光,她被打得撞在门上。

  “这跟你有什么相干?”

  它吼叫着。“你打听我从哪里弄到马干什么?

  不过,我以后会告诉你的。你等些时候吧,时候到了我就告诉你。快去给我拿第二道菜来。”

  埃蒂尔卡端来第二道菜。

  “我又不是心怀恶意,”

  她说,“我只不过想知道你是从什么地方弄到这匹马罢啦,因为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好马呢。”

  一听她第二次问马的事,龙又打了她一个耳光,她被打得摔进厨房里去了。

  “干吗老问?把我问得烦死了。干吗不让我安安稳稳吃一顿好饭呢?

  去,快去拿第三道菜来。”

  埃蒂尔卡端来第三道菜。她又问了:“我不是心怀恶意,亲爱的丈夫;告诉我吧,你的马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?”

  龙第三次扇了她一记耳光,这次她被打得滚到院子里去了。埃蒂尔卡哭了起来。龙却对她说:“看来你问我的动机是纯洁的,虽然起先我并不相信你。不过你要耐心点,等我出门办完事回来,我会告诉你的。”

  说完,龙来到坟地,问那些被它害死的死鬼,是否看见有陌生人来过这里。

  “自从你妻子第四次被诱拐以后,没有任何人来过这里。”

  死鬼们说。

  于是,龙走回家对妻子说:“过来,坐在我身边,我把你想知道的告诉你。这于我无害,于你也无益,因为我已经当着你的面把他撕成碎块,你没法把这事告诉他了。听着:在你城堡的左边角上有一条小道。很少有人走那条道,不过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一条道,因为那里长的草比较矮。这条小道直通大海。小道尽头的水面有二十?宽,水深没过膝盖,过了对岸,小道又通往一个很远很远的国家。在那个国家里居住着一个老太婆,她是个巫婆,长着一只铁鼻子,她有三匹马。

  其中一匹最小的是铁青马,比我的马强壮两倍,跑得也快两倍。不过必须好好侍候老太婆,才能得到她的好感。在她那里,一年只有三天。谁忠心耿耿侍候她,用不着讨价还价,就能得到自己所要的东西,现在你的愿望得到满足了,该高兴了吧。我这就串门去了,再见!”

  说完,龙就出去了。

  亚诺什的马立即告诉主人:“龙出门了。去,主人,快去问你妻子,龙都讲了些什么。”

  小伙子马上走进屋子,拥抱妻子。

  “告诉我,爱妻,龙都说了些什么?”

  “你听我说,亲爱的丈夫,咱们城堡左边的角上有一条小道。小道上的草长得比较矮,你一眼就能认出来。小道直通大海,那里的水深只没膝盖,你可以蹚水过去。大海的那边住着一个老太婆,你得好好服侍她。她有三匹马。其中一匹牙口最小的是铁青马,那匹马比龙的马强壮两倍,跑起来也快两倍。你怎样才能弄到那匹马,这我就不知道了。但愿上帝保佑你,因为我无法助你一臂之力了。再见吧,龙马上就回来了,我已经听到马蹄声。不管有多难熬,我都等着你。多保重,愿你没灾没病。”

  亚诺什吻别妻子,转身来到自己的马儿身边,跳上马。路上,他把打听到的全告诉了马儿。回到家,他把马喂饱,拿出口袋,将自己的骏马从小蛇那里要来的还阳草装了进去。他沿着那条不熟悉的小道走着,一直走了几天几夜。他终于来到海边,先试试左右两边海水的深度,发现水深仅仅没过膝盖,便蹚水过去,一直走到对岸。上岸时,他看见沙滩上躺着一条小金鱼。

  小鱼的半边身子已经被太阳晒干了,可是还有一口气。他可怜小鱼,说:“可怜的小鱼!你会死在这里的。太阳把你烤干了,你自己又回不到水里去。”

  说着,他把小鱼拎起来放回水里。

  小鱼立刻浮起来;它仿佛比原先大了两倍,看上去很健康。小鱼对亚诺什说:“噢,小伙子,你见到我快死了,救了我。现在,你从我左半身没被太阳晒焦的地方取下一片鱼鳞。你什么时候碰到麻烦,就把鱼鳞翻过来,我会马上来帮助你。”

  说完,小鱼跃入水中,消失了。亚诺什站了片刻,心想:“谁知道能不能从它那里得到帮助呀。这小鱼怎么能帮我的忙呢?”

  不过,他还是照小鱼说的做了,把鱼鳞装进口袋,继续赶路。

  他在一座树林中央发现一个池塘。那里有一只野鸭在呻吟;它的一只翅膀受伤了,飞不起来。亚诺什可怜野鸭,对它说:“到这儿来,小鸭子,我替你治好你的翅膀。”

  “我才不过去呢!我知道,你不是要把我炖着吃,就是烤着吃。”

  “别害怕,我不会伤害你的。我只是想给你治好伤口。”

  “嗯,上帝保佑,就按照你说的办吧。即使你想要我的命,那也值不了几个钱,因为我的翅膀已经断了。”

  鸭子说着,便往池塘边游过来。亚诺什把它搂在怀里,从口袋里取出还阳草,用它来搓鸭子受伤的翅膀。伤口马上愈合,鸭翅膀仿佛从来没断过似的。

  鸭子高兴极了。它试着抖动一下翅膀,发现翅膀同原先一样能飞起来。

  “嗯,你这好小伙子,”野鸭说,“我还以为你要宰了我哩。你既然做了好事,你就从我没受过伤的翅膀上拔下一根闪光的翎毛吧。你什么时候碰到麻烦,就把宽的一头的羽毛撕掉,我就会马上来。不过,千万别丢了。”

  野鸭向亚诺什道别后飞走了。亚诺什沿着池边继续赶路。在林子边上,他发现一处泉水。他坐在泉水旁稍事休息,拿出行囊,掏出干粮吃了起来。

  他在考虑要不要随身带着鱼鳞和翎毛。他转念一想,无论如何得带上它们。

  没准哪天对他会很有用处哩。

  他休息片刻后又继续上路了。他一直在寻觅老太婆的房子。他发现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间小棚屋。小棚屋离他还有好几里哪。他走到一簇灌木丛旁,噫!一只狐狸从荆棘丛中窜出来,狐狸用三条腿一瘸一拐地在蹦跳,第四条腿拖在后头。

  “等一等,狐狸兄弟,”

  亚诺什说,“我看你的腿折了。过来,我给你治治。”

  狐狸回头看了他一眼,回答说:“我才不呢。你是想剥我的皮做一件好皮袄吧?”

  “我保证不伤害你,我只是可怜你罢了。如果你不信,我也没办法。”

  “那好吧,我这就站下,”

  狐狸说。“不过,你要当心,要是你伤害我,我就咬你。”

  “我干吗要伤害你呢?我只想给你治疗。”

  他取出还阳草,在狐狸受伤的腿上搓了搓。腿伤一下子痊愈了,狐狸兴高彩烈地蹦起来。它对亚诺什说:“噢,好小伙子,你干了好事,我要报答你。从我尾巴上揪下几根毛,收好,你遇到麻烦的时候,把毛装在烟斗里点燃,我就会来帮你。”

  说完,狐狸再次感谢亚诺什的好心帮忙后走了。

  亚诺什走呀走,天黑的时候,他来到那间小屋。一个老太婆坐在门槛上,两个胳膊肘撑着膝盖。她在纳闷,这陌生人会是谁呢。

  亚诺什走上前去,有礼貌地跟她打招呼:“晚安,奶奶。”

  “晚安,我的孩子!你叫我奶奶,算你走运。瞧,那边的杆子上挂着九十九颗人头;也许加上你的就凑成一百啦。你到这连你们国家的鸟儿都不敢来闯的地方找什么呀?”

  “我是来找活干的,奶奶,”

  亚诺什回答。

  “你来得正是时候。我就雇佣你吧,工钱嘛,就不用讨价还价啦。三天算一年。你希望得到什么,我就给你什么。不过,你得尽心尽职,放牧好我的三匹马,别让它们跑掉,晚上要领它们回家。”

  “我会精心看护好它们的,奶奶。我懂得怎样照管好马儿。”

  “就这样说定了,孩子,进屋来吃晚饭吧。回头我领你去看马,让你知道它们在什么地方,长得怎么样。”

  老巫婆让亚诺什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,还替他准备好一张舒适的床,亚诺什饱餐一顿后,走进马厩。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这么英俊的好马哩。

  “孩子,这些是你要放牧的马,”

  老巫婆说。

  老巫婆走后,亚诺什开始抚摩马儿。那匹牙口最小的马在舐他的手,却不说什么。

  亚诺什回到屋,老巫婆开始盘问他,问他在哪儿呆过,做过什么活计。

  他们交谈了一会儿,然后各自上床睡去了。

  第二天早上,老巫婆替亚诺什准备好干粮袋。亚诺什给三匹马套上缰绳,自己跨上铁青马。老巫婆指给他看牧场。原来牧场就在树林边上,他曾在那里的一口泉水旁歇息过哩。到了牧场,他给马儿取下笼头,自己躺在一棵大树底下。

  晌午,微风习习,拂拭着亚诺什的眼帘。他很快睡熟了。当他醒来时,太阳已经快下山了。他起身找马儿,马儿却不见了。他找遍马儿吃过草的地方,仍不见它们的踪影。

  这时,小伙子想起小鱼给他的鱼鳞:小鱼曾经答应,如果他有难,它会来帮助他。他把鱼鳞翻个个儿,瞬间,那条小鱼就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“好小伙子,你需要什么?”

  “告诉我,小鱼,我的马儿到哪儿去了?”

  “你的马儿都在我的国土上。我的一个传令兵向我报告说,有三条陌生鱼来到我的臣民中间。你跟我到岸边去亲自看看。大海开始涨潮的时候,会有三条背上长刺的黑鱼向岸边游过来。我的猎手会把它们朝你那里赶。不过你得小心,要紧紧抓住缰绳。当中间那条鱼游到岸边时,你就用缰绳抽它,把它抽得肚皮朝天。就在那一瞬间,你会发现自己在牧场上,你的马儿也跟你在一起啦。”

  一眨眼工夫,亚诺什和小鱼便来到岸边,这时正好涨潮,大海波涛汹涌,有三条黑鱼向岸边游来。他赶紧握住缰绳,抽打中间的那条鱼,把它打得肚皮朝天。随即,他自己和他的三匹马都站在牧场上了。亚诺什给它们套好缰绳,骑着那匹铁青马,赶着它们回到家。

  “晚安,奶奶!”

  “晚安,我的孩子!把马儿全赶回来了吗?”

  “你亲自去看看吧,奶奶!它们都是些多么好的马儿呀。它们吃草时可听话了。”

  “进屋吧,孩子,来吃晚饭吧,”

  老巫婆说。

  正当亚诺什在屋里吃晚饭的时候,老太婆却在马厩用拨火棍和煤铲子痛打三匹马。她很生它们的气,因为它们没有把自己藏好。

  “你们让他一会儿工夫就找到了,这叫藏起来了吗?你们这些木头脑袋!明天我亲自去把你们藏好,你们要是被他找到了,看我再狠狠揍你们。”

  说完,她走进屋,来到亚诺什身边,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。她同他闲聊了一阵。然后各自躺下,安安稳稳地睡到天亮。

  第二天早上,老巫婆往亚诺什的干粮袋里装了更多的好吃食。她还往酒里搀了瞌睡药。亚诺什起床后走进马厩,给马套好缰绳,自己又骑上铁青马。

  他又来到原来的牧场,解下笼头,让马自由自在地吃草,自己又躺在泉水旁荫凉的地方。

  中午,微风阵阵,吹拂着亚诺什的眼帘,他开始打盹了。快到傍晚的时候,他醒来四下看了看:他的马儿又不见了。到哪儿才能找到它们呢?他想起昨天小鱼帮助他的事。他想,这次鸭子也许能帮我的忙。他从口袋里掏出那根闪亮的翎毛,扯下宽的那头的羽毛。有什么东西在天空扑扇,瞧,野鸭子就站在他面前。

  “小伙子,你有什么烦恼吗?为什么把我叫来?”

  “我的马儿丢失了。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找到它们。请你给我出个主意。”

  “这再容易不过了!在我的鸭群里有三只白乌鸦。这种事是非常少见的。

  我的小妹妹会迫使它们飞得很低,而且朝你飞来,好让你够得着它们。你要紧紧抓住缰绳,抽打中间的那只,把它打死,掉在地上。这时,你会发现你和你的马儿又在草地上了。”

  亚诺什照着鸭子说的办了。他跟着鸭子来到湖边,看见一大群野鸭子,多得像朵朵白云。鸭子把三只白乌鸦赶到他面前,这些白乌鸦也径直朝他飞来,仿佛要啄死他似的。但亚诺什始终警惕着,紧紧抓住缰绳,朝中间那只乌鸦打去,把它打翻在地。就在那一瞬间,他又站在他丢失马的牧场上了。

  他立即给马套上笼头,骑在铁青马上,赶着它们回家。一到家。他就向老太婆打招呼:“晚上好,奶奶!”

  “晚上好,我的孩子,马儿全赶回来啦?”

  “赶回来了,奶奶。它们可听话了,一匹也没逃跑。”

  “唔,好哇,孩子,进来吃晚饭吧。我这就去饮马。”

  亚诺什一进屋,老巫婆就去马厩。她用烧得通红的拨火棍使劲抽打三匹马。

  “你们怎么不好好躲起来?他两次都找到你们啦!明天再让他找吧!明天你们就躲在厨房里,我把你们变成鸡蛋,放在筐子里,让母鸡孵在上面。”

  说完,她离开马厩,回屋对亚诺什说:“吃吧,我的孩子,我也同你一块儿吃。吃完饭,咱们好好聊聊,聊完再睡觉。”

  他们闲聊了一会儿,然后各自上床,一觉睡到大天亮。第二天早上,老巫婆给亚诺什准备好干粮后,说:“喏,这是干粮袋,我的孩子。把马儿牵去放牧吧。”

  亚诺什走进马厩,把马套好,跳上铁青马,同往日一样赶着它们来到牧场。他让它们自由自在地吃草,自己又躺在泉水旁的树荫下乘凉。

  十一点钟左右,吹来一阵热风,拂拭着亚诺什的眼帘,他又打起盹儿来了。傍晚时分,他才醒来,发现马儿又都不见了。怎么办呢?他已经找着它们两次,这第三次还能找到吗?他想起那只跛脚狐狸,他取出那撮狐狸毛,装在烟斗里,点燃。

  火刚点着,就从灌木丛里跳出来一只狐狸。

  “出什么事啦,小伙子,或者可以称呼你朋友吗?你干吗这么急着叫我来?”

  “麻烦的是,我的狐狸朋友,我的马儿丢了。”

  “这太糟糕了,我的朋友,不过,咱们得设法找到它们。听我说,你一切都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。你跟着我,走近这间屋子,千万别让老巫婆看见你。老巫婆有一只心爱的公鸡,打起鸣来,隔着七个国家都能听到。我抓住这只公鸡,它叫唤时,老巫婆会拿着拨火棍追赶我——因为我要叼着公鸡跑进灌木丛——这时,你就冲进厨房,拣起放在门旁的缰绳。你用缰绳抽打筐里的三只鸡蛋,全把它们打碎,让蛋黄溅在墙上。就在那一瞬间,你的马又全在牧场了。”

  他们一前一后走着,从一簇灌木丛悄悄走到另一簇灌木丛。亚诺什来到屋旁,狐狸也走近鸡觅食的垃圾堆。狐狸突然窜出来,嘴里叼着那只公鸡往灌木丛跑去,公鸡大声啼叫,叫声大得远在隔着七个国家的地方都能听到。

  老巫婆追出去,喊道:“你这个无赖,胆敢到这儿来偷鸡?我要打断你的腿,不过,这次我先打折你的腰!等着,看我逮住你这目空一切的狐狸!”

  老巫婆拼命在后面追,却赶不上狐狸。

  就在这同时,亚诺什已经溜进厨房。他用缰绳把三只鸡蛋打得粉碎。瞬间,他同他的三匹马又全在牧场了。他给它们套上笼头,跨上铁青马,赶着它们往家走。

  路上,铁青马对他说:“亲爱的年轻主人,我知道你是为了得到我才来这里干活的,可是等到明天,你就认不出我来了。明天我就变成一匹身上长满疥疮的马驹,躺在粪堆上。老巫婆会答应你的一切要求,连那两匹马也会给你,不过,你必须挑选我,哪怕要背着我走一段路。记住:晚饭后,老巫婆会跟你聊很长时间,聊到你发困,好让你半夜以前就睡着了。可你千万不能睡,你要是睡着了,你的脑袋半夜就要被悬挂在木杆子上,你这三天算白干了。

  “时钟打十一点的时候,老巫婆会对你说:‘晚安,孩子,去好好睡一觉吧!’她也会去睡,可一到十一点半,她就会起来。屋子角落里挂着一副破烂不堪的马具和一把剑。她会抽出剑,放在舌头上磨。她的舌头虽然像一把犁头,不过你用不着害怕。她要把剑放在舌面上来回地磨,一直磨到十二点差一刻。那时,她会对你说:‘快起床,我的仆人!’可是,你千万不能动,不然她就知道你已经醒了。

  “当时钟打十二点时,她会冲你叫喊:“快起床,我的仆人!你见鬼去吧,我这就把你劈成两半!’就在这一瞬间,你要赶快翻身贴着墙,因为那时老巫婆眼睛就失明了。她会瞎砍,把床砍成两半。你要一直贴着墙不动。

  “然后,她会伸手去摸你的尸身,她找不着后,床又会自动接起来,完全同原来一样。这时,她就离开,把剑插入剑鞘,回去躺下睡到天亮。以后你可以打个盹儿,可是千万别睡熟罗。天一亮,你向她要那副马具和那把剑,因为世界上没有比这更好的剑了。”

  铁青马向亚诺什仔细讲述完该如何行事时,他们正好回到家门口。亚诺什又在心里把马儿教他的回忆了一遍。进了家门,他很亲切地向老巫婆打招呼:“晚安,奶奶!”

  老巫婆回答他的问候,仿佛公鸡和马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似的。

  “进来,孩子,进来吃晚饭吧!我这就去饮马。”

  说完,她拿起拨火棍和煤铲子去打马。

  “到最后一天了,你都不能设法逃走,”

  她冲铁青马说。“反正都一样,他也不会要你的。今天夜里我要把他宰了,或者我要把你变成丑八怪,让他见了不想要你。”

  然后,她回屋去了。

  “来呀,亲爱的孩子,咱们吃晚饭吧。”

  他们在餐桌旁坐下。亚诺什虽然吃过了,还是坐下来再吃。晚饭后,老巫婆没完没了地聊起来,把他弄得更加困倦。到十一点时,老巫婆说:“愿你睡个好觉,孩子!上床吧,我也该去躺下啦。”

  亚诺什虽然上床睡了,仍像兔子那样惊醒。老巫婆却呼呼大睡。当时钟打十一点半时,她像被蛇咬了似的从床上跳起来。她从墙角把剑从剑鞘拔出来,仔细看了一会儿,嘴里说:“这回成了!”

  然后她伸出舌头,在上面磨剑,磨完一边,再磨另一边。

  十二点差一刻的时候,她冲亚诺什叫喊:“快起床,我的仆人!”

  可是,亚诺什一动不动,装成睡得很熟的样子。

  十二点整的时候,她又说:“快起床,我的仆人,你见鬼去吧,我这就把你剁成两段啦!”

  亚诺什把身子紧紧贴着墙,这时,老巫婆眼睛立刻失明,只好用剑在床上瞎砍。床被砍成两半的时候,亚诺什正好蜷缩在床头。老巫婆伸手想去拣尸身。如果她能把他劈成两半的话,他的头颅就可以挂在木杆上凑成第一百个啦。可是任凭她怎样摸索,也找不着他。她气呼呼地喃喃自语:“怎么这样快就不见了呢?唔,没关系,反正他在我这儿干活也期满了。

  过了午夜,我的魔力就失效了。我知道他想从我这儿拿走什么,不过,我会使它变形,让他不想要它。”

  说完,她就上床睡去了。

  亚诺什这时也在琢磨,他是睡好呢,还是醒着好?末了,他还是不敢合眼。

  天亮了。老巫婆起床,准备了一顿丰盛的早餐。

  “噢,孩子,”

  她说,“你忠心耿耿给我干活。告诉我,你希望得到什么。你会如愿以偿的!”

  “我别的什么都不要,奶奶,我只想要那把生锈的剑和挂在马厩里的破马勒和脏马鞍,还有躺在那边粪堆上的小马驹。”

  老巫婆发笑:“你要那些破玩艺儿有什么用呢,我的孩子?那些东西还不如破烂堆值钱哩。那匹马嘛,你不但不能骑它,还得背着它走呢。”

  “没关系,奶奶。我到家以后,可以把马具修一修,再把剑擦擦亮。”

  老巫婆还是一味发笑,说:“我给你金子和银子,你能拿得动多少就拿多少。这样,你就成大富翁啦,一辈子都不用再给别人干活哩。”

  “感谢你,奶奶。不过,我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就心满意足了,”

  亚诺什回答。

  “这样吧,”

  老巫婆说,“如果你非要不可,你就拿吧,反正又不关我的事!不过,我得告诉你,那头小马驹你得背着,一直背到边境,因为它的腿不能走了。”

  亚诺什扶起又脏又臭的马驹,给它套上破马勒和脏马鞍,把生锈的剑别在自己腰上。然后把马驹扛在肩上,因为它自己不会走。

  “再见了,奶奶,”

  亚诺什说。“多谢你的关照。”

  “愿上帝与你同在,孩子!你得好好喂养马驹,不然的话,它没法治啦!”

  老巫婆说。

  亚诺什一直把马驹背到老巫婆管辖的边界。路上,他把马驹从肩上放下来歇了三次,因为他累极了。当他们跨过边境的濠沟时,马驹说:“你快把我放下来吧,主人!从现在开始该我驮你啦!”

  说完,马驹从亚诺什肩上跳下来,又往上蹦了一下,抖了抖身子,突然变成一匹长着金毛的最好的战马,亚诺什一生中从未见过这样的马哩。就在同一时刻,亚诺什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,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,他身上佩的剑、穿的衣服、脚上的靴子和靴子上的马刺,全都焕然一新。这时,连他自己也闹不清楚,现在的他,究竟是自己呢,还是别的什么人。

  “骑上我吧,亲爱的主人!”

  那匹马说。“咱们是像风一样飞呢,还是慢慢走,边走边思考呢?”

  “怎么走都行呀,亲爱的马儿,只要对你我都不妨碍就行啦。”

  瞬间,他们飞上天空。路上,马把亚诺什放下来三次。他们回到家时,乡亲们几乎认不出亚诺什来。

  “我的好马儿,”

  他说,“咱们还有足够的时间。咱们这就去把我的妻子接回来吧。”

  “咱们马上就能到达那里。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,我舅舅也在那里。”

  原来龙的那匹马正是它的舅舅。

  亚诺什跨上马背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到龙的住所了。他的妻子正在井边打水。亚诺什对她说:“我的爱妻,正如我答应过的那样,我们来接你了。龙在家吗?”

  “不在。它正在它的亲朋好友那里寻欢作乐哩。”

  “唔,它既然在那里寻欢作乐,咱们也在这里欢乐欢乐吧!”

  亚诺什说着,随妻子进了屋。他拥抱、亲吻着妻子。他们彼此已经许久没见面了。

  “爱妻,快收拾你的东西,”

  末了,他说,“你只管放心大胆骑上我的马吧。”

  年轻女子收拾好东西,上了马,他们便一块儿朝回家的路走。他们刚一走出大门,龙的马便立刻又是刨地,又是嘶叫起来。龙气急败坏跑回家。它冲马叫喊:“让狗吃了你的心肝肺,乌鸦啄了你的眼珠子!我给你吃好草料和新燕麦,让你喝清凉的溪水,你还要什么!”

  “你妻子被带走了!”

  “我吃喝完毕,还有时间砸一口袋核桃吃吗?”

  “不行,你真的没时间了,现在,我们已经追不上他们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龙气得七窍生烟!它安上一百多公斤重的马刺,跨上马背,拼命用马刺踢马肚子,差点把马肚子戳穿。龙的马在大口大口地喘气,亚诺什却从老远回过头嘲笑说:“别那么疯狂,老伙计!这次是我跑得比你快啦!”

  龙的马对亚诺什的马嘶喊:“站住,外甥女!不然龙会把我撕成肉片的。”

  “你要是不把它从背上摔下来,把它摔成肉饼,你就没救啦!”

  亚诺什的马儿大声回答。

  听了这话,龙的马便直起后腿,把龙从马背上掀了下来,龙像一只空口袋似的摔在地上,瘪了。于是,埃蒂尔卡便骑上龙的马,他们按辔徐行回家。

  他们一回到家,便举行盛大的婚宴,邀请所有的亲朋好友。婚后,亚诺什和埃蒂尔卡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可是,有一天,亚诺什遇见一个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英俊小伙子,他便对小伙子说:“听我说,朋友,我给你出个主意,让你变成一个幸福的人。你跟我到我的遥远的国家去,那里的国王伤心得快死了,原因是他以为他的亚诺什永远再回不去了。”

  “我很愿意跟你去,”

  那个青年说,“可是,那么遥远的地方,靠两条腿是走不到的呀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给你一匹马,它会把你带到那里去的。”

  他们就这样谈妥了,当即告别家人,动身去亚诺什的故乡。

  第三天,他们就到了。

  亚诺什晋见国王,送给国王满满一口袋苹果。为了这些苹果,国王苦苦等了一辈子。

  “国王陛下,我不能娶你的女儿做妻子了,因为我已经是有妇之夫。这位是我的好朋友,如果公主愿意,我给她当个大媒。”

  亚诺什说。

  国王欣然答应,因为在他吃了苹果后,病马上好了。

  随后,全国举行了一次极其盛大的喜宴。宴席上汤多得狗从汤里蹚过时,汤水没过它们的肚皮。谁得到一勺汤,谁就是幸运儿。多瑙河被装进一只大口袋里。新郎用萝卜给自己做了一对马刺。他跳舞的时候,马刺扎破了口袋,多瑙河水便流了出来。

  故事到此结束,愿你听得开心,如果你不相信,去啃你的靴子!

  张春风等译

本文由冠亚体育br88发布于冠亚体育br88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国王和小猪倌同时发现城堡前面长了一棵苹果树

关键词: www.4355.mg线

上一篇:从别的地主们的院套里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