冠亚体育br88文学

当前位置:冠亚体育br88 > 冠亚体育br88文学 > 光玺等赠恤有差

光玺等赠恤有差

来源:http://www.lytshx.com 作者:冠亚体育br88 时间:2019-06-06 18:01

【列传第一百八十忠义四】

  ○张允登·郭景嵩·郭应响·张光奎·杨于楷等·李中正·马足轻等·方国儒·王绍正·常存畏·刘定国·何承光·高日临等·庞瑜·董三谟等·尹梦鰲·赵士宽等·卢谦·张有俊等·龚元祥·子炳衡·姚允恭·王信·史记言·李君赐等·梁志仁·单思仁等·王国训·胡尔纯等·黎弘业·马如蛟等·张绍登·张国勋等·王焘·魏时光·蒋佳徵·吴畅春等·徐尚卿·王时化等·阮之钿·郝景春·子鸣銮等·张克俭·邝曰广等·徐世淳·子肇梁·余塙等

  张允登,汉州人。万历三十八年进士。历知咸宁、咸阳,有善政。其成进士,出汤宾尹之门,宾尹弗善也,而东林以宾尹故,恶之。举卓异,得刑部主事,累迁河西兵备副使。鄜、延岁饥,亟遭盗,允登拊循备至,士民德之。崇祯四年闰十一月督饷至甘泉,降卒潜与流贼通,杀知县郭永固,劫饷。允登力御,不敌死。鄜人素服迎其丧,哭声震十里,罢市三日。

  当是时,流贼日炽,总督洪承畴往来奔击,日不暇给。逾月陷宜君,又陷葭州,佥事郭景嵩死之。明年二月陷鄜州,兵备副使郭应响死之。应响,福清人,万历丙午举乡试第一。宁塞余贼来犯,应响御之,斩贼常山虎等十五人。至是,混天猴率众夜突至,应响登北关,集士卒拒守,手杀三贼,力不支遂死。事闻,赠光禄寺少卿,谥忠烈,予祭葬,廕一子入监读书。

  张光奎,泽州人。仕至山东右参政。崇祯五年,流贼躏山西,监司王肇生以便宜署歙人吴开先为将,使击贼,战泽州城西。贼败去,从沁水转掠阳城。开先恃勇渡沁,战北留墩下,击斩数百人,砲尽无援,一军尽没。贼乃再犯泽州,光奎方里居,与兄守备光玺、千总刘自安等率众固守八日,援兵不至,城陷,并死之。泽,大州也,远近为震动。事闻,赠光禄卿,光玺等赠恤有差。

  是岁,紫金梁等寇辽州,里居行人杨于楷与主事张友程,佐知州信阳李呈章拒守,力屈城陷,于楷被执,骂贼死。呈章、友程及举人赵一亨、侯标并死之。明年六月,贼陷和顺,里居昌平副使乐济众被伤,不屈,投井死。赠于楷光禄少卿,济众太仆少卿。有徐明扬者,浮梁人,由选贡生为平顺知县。六年四月,贼来犯,设策守御,城破不屈死。

  李中正,卢氏人。万历末,举会试,以天启二年赴廷对,授承天府推官,迁兵部主事。崇祯初,谢病归。六年,群盗大乱河北。其冬,乘冰渡河,遂由渑池犯卢氏。中州承平久,不设备。骤闻贼至,吏民惶駴,知县金会嘉弃城遁。十二月,贼入城,中正勒家众及里中壮士奋击,众寡不敌,力战死。贼纵掠城中,执举人靳谦书,使跪,不屈,大骂而死。

  贼以是冬始入河南,自是屡陷名城,杀将吏无算,乡官举贡多被难。其宜阳马足轻,灵宝许煇,新安刘君培、马山、李登英,偃师裴君合,陕州张我正、张我德,孟津孙挺生,嵩县傅世济、李佩玉,上蔡刘时宠辈,则先后以布衣抗节显。

  足轻,性孝友。弟惑妇言,迫分产,乃取田硗薄者自予。万历末,岁大凶,出粟六百石以振,焚券千余。崇祯六年冬,流贼渡河而南,挈家避之石龙崖。三女皆殊色,虑贼污,悉投崖死。足轻被执,厉声大骂。贼怒,并三子杀之。家众皆遇害,惟存次子骏一人,后登乡荐。煇为县阴阳官,为贼所掠,大骂见杀。

  君培有义行,携子及从孙避难,道遇贼,欲杀其从孙。君培曰:「我尚有男,此子乃遗孤,幸舍之而杀我。」贼如其言,二子获免。

  山性刚直,土寇于大中陷新安,获山,使负米。叱曰:「我天朝百性,肯为贼负米邪!」大骂而死。登英亦以骂贼死。

  君合幼孤,母苦节,孝养惟谨。贼至,聚众保沙岸寨。攻围十昼夜不克,说之降,大骂不从。寨破,被磔。

  我正素豪侠,集众保乡里,一方赖之。十四年勒众御贼,馘三人。俄贼大至,众悉奔,奋臂独战。贼爱其男,欲生致之,诟骂自刎死。我德知贼至,恐妻子受辱,驱一家二十七人登楼自焚。

  挺生精星术,预卜十五年有寇祸,编茅河渚以居。贼踪迹得之,语其妻梁氏曰:「此匹夫徇义之秋也。」夫妇对泣,诟贼而死。世济与兄世舟并为土寇于大中所执,将杀之。兄弟相抱泣,贼议释其一,世济即夺贼刀自杀,世舟获免。

  佩玉者,御史兴元孙也。崇祯末,中州尽残,佩玉结遗民捍乡井,与邻寨相掎角,往往尾贼后,夺其辎重。贼惮之,不敢出其境。后大举围别寨,佩玉往救,力战而死,里人聚哭之。

  时宠有孝行。贼陷城,其父宗祀以年老不能行,命之速避,遂自杀。时宠恸哭,刺杀一子、三女,夫妇并自刭。其妹适归宁,亦从死,一家死者八人。

  方国儒,字道醇,歙县人。四岁失父,奉母以孝闻。天启元年举于乡。崇祯间,授保康知县。流贼大入湖广,将吏率望风先奔。保康小邑素无兵,七年正月贼至,国儒急率乡兵出御,力不支,城遂陷。亡何,贼退,国儒还入城。逾月复至,督吏民固拒。贼至益众,复陷。国儒官服坐堂上,被执大骂,身中七刃死。

  贼陷竹谿,训导王绍正死之。谷城举人常存畏会试赴京,道遇贼,欲劫为首领,骂不绝口死。他贼犯兴山,知县刘定国坚守。城将陷,遣吏怀印送上官,骂贼死。

  何承光,贵州镇远人。万历四十年举于乡。崇祯中,历夔州同知。七年二月,贼由荆州入夔门,犯夔州。副使周士登在涪州,城中仓猝无备,通判、推官、知县悉遁。承光摄府事,率吏民固守,力竭城陷。承光整冠带危坐,贼入杀之,投尸于江。事闻,赠承光夔州知府。

  自贼起陕西,转寇山西、畿辅、河南、北及湖广、四川,陷州县以数十许,未有破大郡者,至是天下为震动。

  其他部自汉中犯大宁,知县高日临见势弱不能守,啮指书牒乞援上官,率众御之北门。兵败被执,大骂不屈,贼碎其体焚之。训导高锡及妻女,巡检陈国俊及妻,皆遇害。日临,字俨若,鄱阳恩贡生。

  贼陷夔州,他贼即以次日陷巫山,通江巡检郭缵化阵没,通江指挥王永年力战死。至四月,守备郭震辰、指挥田实击贼百丈关,兵败被执,骂贼死。

  庞瑜,字坚白,公安人。家贫,躬耕自给。夏转水灌田,执书从牛后,朗诵不辍。由岁贡生授京山训导。崇祯七年擢陕西崇信知县。县无城,兵荒,贫民止百余户。瑜知贼必至,言于监司陆梦龙,以无兵辞。瑜集士民筑土垣以守,流涕誓死职。闰八月天大雨,土垣尽圮。贼掩至,瑜急解印遣家人赍送上官,端坐堂上以待。贼至,捽令跪。瑜骂曰:「贼奴敢辱官长!」拔刀胁之,骂益厉。贼掠城中无所有,执至野外,剖心裂尸而去。赠固原知州。

  时贼尽趋秦中,长吏多殉城者。

  山阳陷,知县董三谟,黎平举人也,及父嗣成、弟三元俱死之,妻李氏亦携子女偕死。赠光禄丞,立祠,与嗣成、三元并祀,妻女建坊旌表。

  吉永祚,辉县人。为凤县主簿,谢事将归。会贼至,知县弃城遁,永祚倡义拒守。城陷,北面再拜曰:「臣虽小吏,尝食禄于朝,不敢以谢事逃责。」大骂死之。子士枢、士模皆死。教谕李之蔚、乡官魏炳亦不屈死。永祚赠汉中卫经历,余赠恤有差。

  娄琇知泾州。闰八月,城陷死,赠太仆少卿。

  蒲来举知甘泉。贼来犯,守备孙守法等拥兵不救。城破,来举手刃一贼,伤六贼而后死。赠光禄少卿。

  吕鸣世,福建人。由恩贡生为麟游知县。兵燹后,拊居民有恩。城陷,贼不忍加害,自绝食六日卒。

  有宋绪汤者,耀州诸生,被获,大骂死。

  尹梦鰲,云南太和人。万历时举于乡。崇祯中知颍州。八年正月方谒上官于凤阳,闻流贼大至,立驰还。贼已抵城下,乃偕通判赵士宽率民固守。城北有高楼瞷城中,诸生刘廷传请先据之,梦鰲以为然。而廷传所统皆市人,不可用。贼遂据楼以攻,且凿城,颓数丈,城上人皆走,止之不可。梦鰲持大刀,独当城坏处,杀贼十余人,身被数刃。贼众毕登,遂投城下乌龙潭死,弟侄七人皆死之。

  廷传者,故布政使九光从子,任侠好义,亦骂贼死。九光子廷石分守西城,中贼刃未绝,口授友人方略,令缮牍上当事,旋卒。

  士宽,字汝良,掖县人。由门廕为凤阳通判,驻颍州。以正旦诣郡城,闻警,一日夜驰三百里返州。城陷,率家众巷战,力竭,亦投乌龙潭死。妻李携三女登楼自焚,仆王丹亦骂贼死。乡官尚书张鹤鸣、弟副使鹤胜、子大同,中书舍人田之颖,知县刘道远,光禄署正李生白,训导丁嘉遇,举人郭三杰,诸生韩光禄等,皆死之。

  光祖,进士献策父也,被执,贼捽使跪。